韩国街拍潮流时尚,时尚搭配引领者...

新时代基层共产党员的楷模——索朗朗杰

阅读:

“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”

老师一次次鼓励,激发了央珍发愤学习的劲头。学校晚上9:00熄灯,而在索朗朗杰老师家,央珍住的小屋里,灯一直亮到很晚。尼洋河畔的夜,清凉如水。轻轻推开房门,索朗朗杰把自己的衣服披在正专注学习的央珍身上,又轻轻带上房门。

波啦(爷爷)乔次仁很想在村东南田边修一条水渠;

“林老师有发达地区的先进教学理念,但以前教高中,对初中教学不太熟。”索朗朗杰开门见山地说,“你要主动介绍学校情况,主动向林老师请教学习。”

林芝市第一中学校门外,一个女孩正抱着阿爸哭。她叫措姆,以优异成绩考上高中。当得知学杂费需要1500多元时,拿着家里仅有的1000元钱,父女俩进退两难。

5个月后,2018年11月30日,这位走路生风、铁塔一样的藏家汉子,离开了人世,生命定格在51岁。

感谢信看过后,从不留;帮了多少人,从不记。索朗朗杰和妻子月收入加起来有2万多元,却经常不够用。直到去世,他生前资助困难学生的事,才因一波又一波前来吊唁的人,渐渐为人所知。

吉爽快地答应了。

在索朗朗杰感召下,巴宜区中学教职工一心扑在教育上,教学工作取得了优异成绩——

这是索朗朗杰最后一次带领全校党员重温入党誓词。

6年过去了,乡亲们仍记得索朗朗杰说过的话:“老百姓的期盼,就是我们共产党员的责任,让‘铁牛’成为脱贫致富的领头牛!”……

林文婕性格文静,索朗拉巴又不好意思和姑娘说话,集体备课时,两人面对面,却很少说话。看到这个场景,索朗朗杰把索朗拉巴叫到办公室。

“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……对党忠诚,积极工作……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,永不叛党!”阶梯教室里,传出雄壮而坚定的宣誓声。领誓的男中音,铿锵有力。

援藏老师们到了。大巴车刚拐过弯,远远地就看到,索朗朗杰和全校教职工手持哈达,站在校门口迎接。

当24辆拖拉机排成长龙,停在桥头时,泽列村沸腾了。乡亲们那个高兴劲啊,比过藏历新年还热闹。索朗朗杰还没从拖拉机上下来,就被雪白的哈达淹没。乡亲们用这种传统方式,表达对驻村工作队的感谢。

米瑞乡。泽列村。桥头。男女老少几十人,手捧哈达,站在一株枝繁叶密的老桃树下,兴奋地议论着。

索朗朗杰去世后,闻知噩耗,人们纷纷在微信、微博和网上留言——

领誓人是校党总支书记索朗朗杰。

有一次,林老师得了重感冒,咳嗽了很长时间也不见好。除了每天从食堂打好饭菜端到林文婕面前,索朗拉巴还买来藏药,帮她调养身体。人在生病的时候,最想念亲人,何况离家几千里。

2019年。清明。黄昏。尼木县卡如乡卡如村。

“要是有台‘铁牛’就好了!”看到别人的日子一天天富起来,泽列村人眼馋啊!

第二年初,自治区财政划拨了强基惠民项目资金30万元,加上驻村工作队为民办实事资金10万元和巴宜区教育局出资的几万元,共申请到40多万元的专项资金。

乡亲们很喜欢这个勤学的孩子。每次遇到,这个给点吃的,那个塞给1元钱。在乡亲们鼓励下,1990年,索朗朗杰从西藏大学藏语文系毕业,成为一名人民教师。

实验楼、图书馆、远程教育资源接收站、多媒体计算机网络中心等建成落地;

她们都选择了师范专业,毕业后毅然回到家乡,成为人民教师。现在,央珍在波密小学任副校长,措姆则成为波密中学一名老师。她们像索朗朗杰老师当年那样,告诉孩子们,山外面的世界,有多精彩,人生路,应该怎样走。

2018年7月1日。周末。上午。

冰箱是结婚时买的;

措姆记得,阿爸曾背着一袋土豆进城送给老师,却又大包小包地带回了新鲜的牛肉、漂亮的衣服、舒服的鞋子。

2009年,措姆考上大学,索朗朗杰又给了她2000元。从初中到大学,10年来,索朗朗杰坚持资助措姆一家,帮助她和妹妹完成了学业。

……

措姆记得,走上工作岗位那天,老师把一床新被子放到她的行李箱上,对她说:“孩子,你已经是党的教育工作者了,光荣啊!好好干。”

索朗朗杰紧喘了几口,抬起头对次仁平措笑了笑说道:“没关系,就是有点累了。”

援藏老师们快要到了,索朗朗杰再一次来到给老师们安排好的周转房里,再把家具、家电、炊具挨个检查了一遍,生怕遗漏什么。连床上的被褥,他都要看看是不是暖和。

索朗朗杰就把央珍接到家里住,他和蔼地对央珍说:“阿爸阿妈痴心地把你送来,就是要让你好好学习,将来报效国家建设家乡。孩子,语言不通咱不怕,一句句学,学习落后也没事,一步步赶!”

“经济上的帮助,不是最主要的,老师在精神上的鼓励,我一辈子都忘不了!”说起索朗朗杰老师的点点滴滴,措姆一边擦着不断涌出的泪水,一边哽咽着说,“我们山里的孩子,不了解外面的世界。是老师给我描绘,山外面,有多么精彩;是老师告诉我,人生路,应该怎样走……”

多年来,索朗朗杰常给阿爸寄四季的衣服,月月都寄他爱喝的白酒、爱吃的冰糖。寒暑假回老家小住时,他的车里塞满一摞摞竹编。

9月,农机公司来电,拖拉机到货了。泽列村每户乡亲只需补缴差额300多元,就能提车。

“我是怕你嫁不出去。”索朗朗杰深情地望着妻子,眼睛笑成缝。

6年过去了,村里的年轻人中,有2人大学毕业已参加工作,有1人刚刚毕业,有2人即将毕业,还有3人正在备战高考,重视教育成为新村风;

手工焊接的架子床上,铺的是旧衣服打碎的棉絮;

“等一等。”电话中,索朗朗杰没多说。不一会儿,一辆汽车急刹车,停在校门口。索朗朗杰从车上下来,从包里拿出2000元,塞到措姆和阿爸手中。

寄给旦增嘎瓦的3000块钱还够不够?

(下转第四版)

措姆记得,第一次发工资那天,她第一个告诉的,就是老师。她想请老师吃顿饭,老师告诉她:“阿爸阿妈很辛苦,要多接济家里,不用想着我。”

2011年底,自治区启动强基惠民干部驻村工作。索朗朗杰以队长身份,被组织派到巴宜区米瑞乡泽列村驻村。

当学校各项工作大步向前时,索朗朗杰却累倒了。

2006年秋,又到高一新生报到的日子。

“呕心沥血为了孩子们的成长,用大爱解读民族一家亲,您的离世让人泪目,您的精神和大爱将如阳光,照亮世人心灵。”

得知措姆可能辍学,索朗朗杰急了。他是措姆初中藏语文老师,在措姆上初中时,就经常资助她、鼓励她。

谈起这段姻缘,还得从中央对西藏实施的一项政策说起。

夕阳下,一棵老核桃树伴着一位老人的剪影,默默伫立路边。这位老人,就是索朗朗杰的阿爸。

有一次,援藏老师欧成坤突然捂住上腹部,身体缩成一团,脸色蜡黄。虽正值初春,但豆大的汗珠从他脸上滚落。大家忙七手八脚地把他送到医院。原来,欧老师得了病原性胃穿孔。欧老师住院期间,索朗朗杰和其他校领导在嘘寒问暖的同时,还安排老师们轮流照顾。

机械化使年轻人离开土地,到山外闯闯的心,跳得更迫切……

“学校里开除一个捣乱的学生,社会上就可能出现一个问题少年。”教工会上,索朗朗杰说,“我们的孩子,都是聪明、可爱的,只是有的爱学习,有的贪玩不想学。我们当老师的,就是要把整个心灵都献给孩子们,引导、教育好孩子们。”

儿子去世4个月了,老人还蒙在鼓里。

走进索朗朗杰的家,仿佛穿越到上世纪末——

老支书旺久希望把通往村外的砂石路铺上水泥;

就在散发着青草香的农家院里,在柴米油盐的家常话中,泽列村的情况,详细记在了《驻村工作记录本》上,印在了索朗朗杰的脑海深处。

学校学生由初期的3个班100多人,发展到现在的23个班996人;

“到了!到了!”深夜11点多,有人指着远处,高声喊道。

 
0
赞一个
返回